云南信息报联合京喜直播聚焦玉溪花田第一线 花商触“电”后 销量是以往的两倍

原标题:云南信息报联合京喜直播聚焦玉溪花田第一线 花商触“电”后 销量是以往的两倍

识物网编者按:滞销的云南鲜花能否翻身?这正成为花农、花商急切关注的问题。为此,2月25日,云南信息报联合京喜直播直击玉溪花田第一线。透过镜头,有数十万枝玫瑰如垃圾般堆放,大部分鲜花都没有被卖出,背后是花农的无奈与辛酸。可喜的是,得益于电商平台的协助,已经出现能变好的途径。

“之前在冷库里放了2万枝玫瑰,本以为在保鲜10天后行情会好转。”然而这一切并没有如玉溪市红塔区赵桅村花农张任菊的愿,“鲜花依旧没人要,反而贴了1000多元的冷藏费。”

鲜花依旧滞销。在玉溪市红塔区赵桅村的花田里,随处可见堆积成山的玫瑰花堆。张任菊指着一堆有数十万枝的玫瑰花堆无奈地说:“一面是没有市场,一面是政府不让焚烧和随便丢弃,如今这些花连如何处理都不知道。”

这无奈背后是巨额的亏损。张任菊一家人2004年就来到云南种花,去年4月份从宜良转战玉溪,投入30多万元开始了新种植。本以为今年情人节前后能回本,但受疫情影响,一切都成了南柯一梦。

“我们总共租种了11.5亩鲜花,按照往年的行情,在情人节这一季至少能卖30多万元,但现在卖出的不足3000元。”据张任菊讲述,以往价格上便宜的话可能还有销量,但现在送人都不一定有人要。

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例,在玉溪市红塔区赵桅村有80多户花农都是如此,甚至在云南全省很多花农都如出一辙。据云南花趣花业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曾小刚观察,这一季的鲜花大多没有卖出。

疫情之下,直播成为滞销农产品与外界沟通的绝佳窗口。曾小刚在2月13日找到京喜,2月15日开了网上拼购店,并上架销售鲜花。“希望能在最大程度上依托电商渠道把滞销鲜花卖出去,解决花农花企的迫切难题。”曾小刚表示。

2月25日,云南信息报联合京喜直播走进赵桅村,开展“直击花田助农第一线”的溯源地直播。花农种植户、花趣商家负责人、仓库打包工人、京东物流小哥,纷纷现身说法,还有玉溪主管农业的政府工作人员亲自直播带货。

京喜直播负责人张倩蓉表示,直播是京喜平台的特色营销模式,也是非常高效的运营工具和信息传递工具。目前,京喜直播已成为本次“守护花农”行动中最重要的窗口,通过直播视频、现场连麦、讲解互动等形式,更直观地为消费者呈现鲜花滞销的景象,以直播带货的方式来帮助鲜花基地快速打开销路。

除了开通商家线上自播、主播直播间带货外,京喜还将拓展花艺师插花直播、衍生品鲜花饼直播等多种形式,帮助快速解决鲜花滞销难题。下周,京喜直播还将在云南多个鲜花基地,连续3天开展溯源地直播。

眼下,很多花农一方面在收拾情人节这一季鲜花的败局,另一面在为接下来的妇女节筹备着,很多人相信在妇女节时一切会有所好转。曾小刚便是其中的乐观者之一。

“从2月15日至今,我们有近40万枝的销售量,平均每天销售量有近4万枝。而在此前,平时每天销售量也就2万枝左右,而且走的还是批发。”据曾小刚讲述,尽管很多线下花店尚未营业,但只要解决了仓库、物流和配送,市场依旧有巨大的需求。

据悉,京东物流已经在玉溪实现了直接从基地发货。“往年大多鲜花都是从玉溪运输到昆明斗南进行批发,而后再销往全国各地或世界各地。但受疫情影响,今年发货直接从玉溪基地开始,得益于航空运输配送到大多城市均能实现‘今发明至’。”京东快递玉溪高仓营业部快递员张磊介绍说。

这变革的背后是鲜花行业的销售正在经历颠覆性的变革。曾小刚总结说:一是很多基地和花商一端采用的销售模式是B2B,如今伴随着一些市场和线下花店关闭,搬到电商平台上的鲜花销售正变革成B2C。也就是这样的变革,让基地和花商意识到了C端客户的一些精细化需求,比如现在会搭配着销售、会销售一些花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